没事情做,除了打游戏,每天上去听歌已经成了我的精神寄托(来源:钛媒体)

没事情做,除了打游戏,每天上去听歌已经成了我的精神寄托(来源:钛媒体)

 

“主要是为了解压。”剑哥是YY上知名的土豪之一,跟大部分国王不一样,他把目前所花的300多万中的近一半给了一位男性主播。“想玩女的,现实中多得是。”他说。
管理员的身份标识是黄色马甲,代表他们拥有仅次于频道所有者的权力。他们可以给游客穿上红粉蓝绿代表不同等级的马甲,可以封游客的IP号,让不顺眼的游客永远无法进入直播间。
施恩宇是某直播间的夜场管理员,白天,他则是一名销售。“我晚上没事情做,除了打游戏,每天上去听歌已经成了我的精神寄托。”他说。每个月底,作为答谢,主播会给他充一些话费。在给主播值班期间,他也经常去别的主播间逛,但从不给钱。“唱那么难听,凭什么给?”
同样只看不花钱的任小权也是一名围观者。他是东南某三线城市公安局的一名文员,玩游戏累了他就进直播间看美女、看公屏聊天,“很多屌丝刷屏挑逗女主播,主播偶尔回应下,然后又继续唱歌”,但他从不说话。
“不花钱,没人会搭理你。”他说。很多主播会在直播间向观众要礼物,任小权也会送,都是免费的大红花。
用户消费达到一定程度,就可以穿上黄色马甲,就可以进入主播建立的铁粉群,否则休想,因为你不能证明自己不是其他主播派来的奸细。
“竞争对手会派粉丝来加老李为好友,之后不断发弹窗,他就会被迫下线。”李贤良的妻子说。

文洪刚www.wenhonggang.cn

没事情做,除了打游戏,每天上去听歌已经成了我的精神寄托(来源:钛媒体)

李贤良老大每天都在他5平米的直播间享受粉丝给他的至上待遇(来源:钛媒体)

李贤良老大每天都在他5平米的直播间享受粉丝给他的至上待遇(来源:钛媒体)

 

贾思杰告诉南都记者,现在YY上大约有80名国王,以1981-1987年出生的单身男性为主,并且“基本都是富二代”。他们会商定好,今天一起去给我喜欢的主播刷礼物,明天再一起给你喜欢的主播刷礼物。
国王之间也会相互攀比,有的带着小跟班游走于各大直播间,给小跟班们上演撒钱秀,国王们的名字在用户中耳熟能详。
有时候,国王也会心血来潮,挑一个人气低的直播间去撒礼物。
“观众就会惊呼,哇国王,他们会送我很多礼物,但送完就走了。”在YY上当了一年主播但至今只有20多名粉丝的花花说。白天,她是深圳南山区某外企的行政助理,每天晚上9点至凌晨1点,她又是YY上浓妆艳抹的一名主播。
像花花这样人气不高的主播遍布YY的各大公会。23岁的夏绿蒂主攻Cosplay和唱歌,尽管长相甜美,但是在YY上当了四个月主播后,她依旧收入惨淡——从来没有国王注意到她的存在。有时候,直播间甚至没有人跟她互动——在线的观众在打游戏,只是挂着在听歌而已。
有一次,夏绿蒂正唱着歌,一用户一进来就狂刷棒棒糖,一组66个,几组之后,他的名字出现在周贡献榜榜首。然后他就走了,再也没来过。
“在几万观众的直播间,他送这些东西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。”夏绿蒂说。
主播生态:直播间金字塔
每个主播都被自己的粉丝称为老大。
李贤良老大每天都在他5平米的直播间享受粉丝给他的至上待遇。他就像一个被层层护卫的将军,直播间有专门的接待、场控、录音、护卫、巡查、皇冠等管理员,具体事务采取逐层汇报制,金字塔的顶端则是李贤良。
排场就是气势,就是威信。在人气不高的直播间,闲逛的粉丝会毫不客气地嘲笑主播,竟然连场控都没有!而在李贤良的直播间,场控负责清理不受欢迎的游客,接待负责他不在的时候跟粉丝聊天,护卫是他的御用军,相当于旧时的御林军;巡查扮演的则是纪委的角色,巡查各部门是否在各司其职,偷懒的会被揪出。
李贤良的早期粉丝中有很多地方高校生,那时,YY还没有开通视频直播,只能做类似于电台的主播。心路历程、感情问题、家庭生活都是李贤良的谈资。“山东一个学院的整个宿舍都听我直播,因为他们晚上7-10点没事做。我好像是他们的一种寄托。”他说。
而现实中,你很难将眼前的李贤良与“主播”二字挂钩:中等身高,双眼皮,白色的T恤已经被两年内暴增的40斤脂肪撑得凸起,如果不是开着奥迪A6,你很有可能以为他是刚刚才从酒店下夜班的厨师。
“死胖子”、“傻×”、“脑残”之类的字眼间经常在聊天公屏滚过。以前,李贤良会骂回去,现在,他基本不回应了,粉丝会全权负责。

文洪刚www.wenhonggang.cn

李贤良老大每天都在他5平米的直播间享受粉丝给他的至上待遇(来源:钛媒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