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人民币决定,花费比现实中更少的钱,你就可以享受权力的快感(来源:钛媒体)

由人民币决定,花费比现实中更少的钱,你就可以享受权力的快感(来源:钛媒体)

 

群体存在感:“老大指谁我打谁”
跟现实一样,在YY的世界里,女主播比男主播更容易成为靶子。
虚拟世界给了人类面具的同时,也将人类不能见光的原始欲望暴露无遗,阴暗在这里得到了无限制的放纵。有一名主播将沈曼的头像P到了一张裸照上,这张照片在各大论坛迅速蹿红。
尽管YY将肇事主播封了号,但最吸引人眼球的话题并未就此停止发酵。“P我照片的主播嫉妒我,因为我身边的土豪一直没断过。”沈曼说。
不能让老大受欺负是粉丝们的共同信仰,为紧密团结在主播周围,大部分主播都有自己的酱油群。酱油群由上万名粉丝组成,主播受欺负了,他们会一起去报仇。
有一次,沈曼的直播间突然增加了上千名前缀一致的观众,他们由一名主播带队,一起在公屏打出“你除了会勾引人还会干什么”。沈曼称,事因这名主播的财主到她房间给她刷了大量礼物。
最庞大的是公会酱油群,成员高达十几万。在特定的时间段,成员披上统一的马甲,由群老大带队,同时出现在某个频道,或助威,或拆台。群老大给主播刷礼物,群成员就在公屏欢呼雀跃,千军万马,所向披靡。
“我觉得我就是群体中的一员。”任小权说。“勒庞的《乌合之众》给群体做过定义。在直播间有共同的喜好,做共同的事,才觉得有群体存在感,甚至欢呼也是一种跟风,无意识的。”但他强调,每天晚上关掉YY直播,这扇门就关闭了。
“玩YY是因为我性格内向。除了上线的几个小时,YY几乎影响不了我。”任说。
“老大指谁我打谁”,这样的誓言在贴吧并不少见。“我们不求红红火火,只愿默默成为××的一把利刃,可以痛击敌人的一把尖刀。”某公会酱油团一员在贴吧写道。
为表衷心,用户可以开通守护,成为守护主播的人。开通费用为每月999元,开通则意味着你日夜守卫你心爱的支持的主播,同时,主播也会从中获取300元的回扣。称为守护,你进直播间也无需排队,在视频正下方的公屏,也就是显示土豪入场和礼物数量的那个区域,可以免费打字。
一切权限都由人民币决定,花费比现实中更少的钱,你就可以享受权力的快感。YY规定,LV.2以上级别的守护者可以禁止他人在该频道使用喊话功能。
“主要是为了解压。”剑哥是YY上知名的土豪之一,跟大部分国王不一样,他把目前所花的300多万中的近一半给了一位男性主播。“想玩女的,现实中多得是。”他说。
“平时白天睡到两三点,朋友特别少,有些话找不到人诉说,在YY上玩就不会想那些事情。”这位18岁就退学出来做生意的国王说,他的第一桶金是通过家庭关系找到的高速公路项目。

文洪刚www.wenhonggang.cn

由人民币决定,花费比现实中更少的钱,你就可以享受权力的快感(来源:钛媒体)

YY为这个半虚拟世界里权力的践行设置了壁垒(来源:钛媒体)

YY为这个半虚拟世界里权力的践行设置了壁垒(来源:钛媒体)

 

YY为这个半虚拟世界里权力的践行设置了壁垒。在人气高的直播间,身为平民的你可能需要排队进场,而贵为国王的贾思杰则可以长车直入。所有贵族都在视频左侧的贵宾席就坐,按爵位高低依次排列。

5%“土豪”:“这是富二代的平台”
沈曼的直播间停了670辆豪车,从法拉利458,兰博基尼LP700-4,到布加迪威航,不一而足。很快,你能发现贾思杰的劳斯莱斯幻影也停在那,他是沈曼忠实的“土豪”,豪华座驾彰显着他高贵的血统和高于常人的权力。进场时,他的座驾会划过视频下方的公屏,直达贵宾席之首。
只有人民币才能换取这些虚拟的车。一辆虚拟的兰博基尼售价6800元,布加迪威航则是43000元,有效期都只有一年。开通贵族,则可以免费获得座驾。贵族的底端是勋爵,是唯一没有车的爵位,顶端则是国王,爵位越高,座驾越豪华,相应地车牌号也就越短。
YY为这个半虚拟世界里权力的践行设置了壁垒。在人气高的直播间,身为平民的你可能需要排队进场,而贵为国王的贾思杰则可以长车直入。所有贵族都在视频左侧的贵宾席就坐,按爵位高低依次排列。
在容纳量500或1000人的直播间,晚到的贵族可以把无名之辈踢出房间,甚至可以把同为贵族但爵位比他低的人踢走。
一切都是明码标价,任何人都可以购买。国王首开12万,之后每月3万“按揭”。勋爵首付50元,此后每月20元。勋爵的名字将出现在贵宾席的最末端。普通用户是没有存在感的,放眼望去,几万人的直播间,找你的名字都很困难。
欢聚时代在5月份的一次电话会议中提及,YY娱乐5%的观众贡献了70%的收入。
在YY用户的词典里,这5%的观众被称之为“土豪”,他们要么开通了国王,要么开通了公爵,但都是数以万计地给主播砸礼物。他们是主播的大财主。
沈曼视频的右侧是周贡献榜单。跟贵宾席一样,贡献榜首也被俩国王稳稳占据,没有人可以撼动国王的权威和地位。7月5日前的一周,贡献最多的国王累计赠送了52892500的红钻积分,也就是52892.5元的人民币。
“我什么都没得到,就是虚荣心得到了满足。”贾思杰告诉南都记者。去年年末,他在几天内给沈曼刷了折合人民币100多万元的礼物,而他在YY上的总消费已经超过了300万元。
跟部分Y Y用户一样,贾思杰最初接触是YY上的游戏玩家,YY开通视频直播后,他又跟大部分用户一样,成为了直播观众。偶尔,他也边打游戏边听歌。
“说白了,这就是一个富二代的平台。”贾思杰说。

文洪刚www.wenhonggang.cn

YY为这个半虚拟世界里权力的践行设置了壁垒(来源:钛媒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