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事情做,除了打游戏,每天上去听歌已经成了我的精神寄托(来源:钛媒体)

没事情做,除了打游戏,每天上去听歌已经成了我的精神寄托(来源:钛媒体)

 

“主要是为了解压。”剑哥是YY上知名的土豪之一,跟大部分国王不一样,他把目前所花的300多万中的近一半给了一位男性主播。“想玩女的,现实中多得是。”他说。
管理员的身份标识是黄色马甲,代表他们拥有仅次于频道所有者的权力。他们可以给游客穿上红粉蓝绿代表不同等级的马甲,可以封游客的IP号,让不顺眼的游客永远无法进入直播间。
施恩宇是某直播间的夜场管理员,白天,他则是一名销售。“我晚上没事情做,除了打游戏,每天上去听歌已经成了我的精神寄托。”他说。每个月底,作为答谢,主播会给他充一些话费。在给主播值班期间,他也经常去别的主播间逛,但从不给钱。“唱那么难听,凭什么给?”
同样只看不花钱的任小权也是一名围观者。他是东南某三线城市公安局的一名文员,玩游戏累了他就进直播间看美女、看公屏聊天,“很多屌丝刷屏挑逗女主播,主播偶尔回应下,然后又继续唱歌”,但他从不说话。
“不花钱,没人会搭理你。”他说。很多主播会在直播间向观众要礼物,任小权也会送,都是免费的大红花。
用户消费达到一定程度,就可以穿上黄色马甲,就可以进入主播建立的铁粉群,否则休想,因为你不能证明自己不是其他主播派来的奸细。
“竞争对手会派粉丝来加老李为好友,之后不断发弹窗,他就会被迫下线。”李贤良的妻子说。

文洪刚www.wenhonggang.cn

没事情做,除了打游戏,每天上去听歌已经成了我的精神寄托(来源:钛媒体)

发表评论